跳蚤 农夫 明星 新衣 压力 境界 本领 梦想 传统节日 正能量 面具 局长 母亲 学习 顽皮 黄帝 这样 老子 大叔 科学 倒霉 别人 不一样 儿子 金鱼 龙王 医生 狐假虎威 意思 调皮
类别:睡前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小故事 / 民间故事 / 故事会 / 成语故事 / 历史故事 / 爱情故事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睡前小故事

睡前故事:窒息的小故事3篇


2022-11-22 03:59:22 睡前小故事



3篇睡前故事:窒息的小故事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3篇关于窒息故事大全,供各位参考,同时还提供了睡前故事,睡前小故事,儿童睡前故事,寓言故事,童话故事,睡前小故事故事

窒息的故事:(1):

窒息命案

1.命案

  爸,起床吃早餐了。清晨,孔桦敲了敲父亲的房门,却没有回应。他试着打开门,却发现房门紧锁。靠着房门,他似乎能感觉到门缝中传出阵阵灼热的气息。

  爸!爸!孔桦用身体拼命撞击着房门。门被撞开后,孔桦发现父亲孔军正躺在床上,面庞呈骇人的紫红色,已经死了。

  警方很快到达了现场,经过调查,刑警张雅和杨辰很快有了初步的推断。房间的角落烧着炭,窗门和房门紧锁着,但警方在窗台上找到了一枚陌生人足印,放在角落的炭火盆也有被人挪动过的痕迹。

  张雅推测,凶手很可能是用药物迷昏孔军,然后点燃炭火,房间内的氧气越来越少,最终导致孔军窒息身亡。

  请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孔桦跪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脸。

  杨辰,你快过来看。张雅指了指孔军的手,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什么,法医用足了劲才掰开了他的手指。

  好像是纸片。张雅蹲下身子仔细地查看着。

  这应该是死者留下来的信息。杨辰看着张雅努力拼凑着残缺的纸片,纸片上并没有显示什么有用的线索。

  我们先回警局吧。杨辰拍了拍张雅的肩膀。

  两天后,警方再次接到报警电话,这次的案发地点是孔军隔壁的一栋单元楼。死者叫严建,56岁,独居。

  他是在2楼被邻居发现的,案发所在的房间内摆满了木条、油漆桶和装修工具,严建躺在石灰粉里,脸呈紫红色,与孔军的死状如出一辙,都是窒息而死。

  真是太奇怪了。法医做了初步的检查,摇了摇头。

  怎么了?杨辰问。

  他的鼻腔和口腔里都是石灰粉,按照推断应该是吸入了大量的石灰粉导致窒息身亡,可是他的身上没有挣扎过的痕迹。怎么会有人在被人强行灌入石灰粉的时候不挣扎呢?

  也许是凶手体格强壮,受害人没有还手的能力。张雅推测道。

  案发现场同样检测出了数枚脚印,与在孔军卧室窗台上发现的脚印一致。通过脚印,警方计算出了凶手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八五左右,身材矮小的孔军和严建在凶手面前,的确没有还手的余地。

  咦?杨辰蹲下身子,在脚印的附近,有几个密密麻麻的圆形印记。

  这是什么?张雅问。

  我也不知道。也许这是凶手行凶的工具。

  杨辰请鉴定人员记录了圆形印记,这才站起身来。警戒线外,站着围观的街坊邻居们,杨辰抬起头,看见了向里张望的孔桦,杨辰伸伸手,示意孔桦走到自己身边。

  你认识严建吗?

  严建?孔桦抬起头仔细想了想,我跟他并不熟,只是偶尔下楼的时候会遇见他。

  或者你的父亲认识他?

  不,不会的。孔桦这次回答得非常干脆,我父亲平时只要看见有人下棋,都会去凑热闹。可有一次他看见严建在小区和别人下象棋,却躲得远远的。

  杨辰想了一会儿,又问:这栋楼住的都是你父亲以前的同事吗?

  我不清楚。孔桦摇了摇头,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后来我母亲去世了我就跟着父亲生活,那时候他已经分配到这个单元楼的房子了,我对我父亲的工作并不了解。

  杨辰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于是决定去问问住在孔军隔壁的几位邻居,孔军是干什么的。

  几位邻居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很配合地回想了起来:孔军和严建都曾经在我们单位工作了_一些日子,不过警官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些奇怪,按照他们的工作时间,应该分配不了这么好的房子。

  杨辰没有继续问下去,这两件案子的疑点越来越多。

  根据邻居所说,孔军和严建曾经在一起工作过一段日子,为什么他们要装作互不相识?而且,孔军在进入单位之前的履历一片空白,他从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想到这里,杨辰拨打了张雅的手机:喂,张雅,麻烦你帮我调查一件事情

  2.幸存者

  很快,张雅就打电话来,向杨辰报告了孔军和严建的背景情况。经过调查,严建的妻子前几年就去世了,他也没有子女,唯一的亲人就只剩下住在郊区的弟弟严野。

  于是,张雅当即决定前往郊外严野的住处,打算在严野那里获取一些线索。

  就在张雅和警局同事到达严野的家中时,忽然听到了后院水塘传来一声巨响,几个村民听到响声也赶到了后院,结果在永塘里发现了昏迷不醒的严野。

  严野出了事,杨辰反而肯定了自己的推断,严建和孔军之间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关系。

  杨辰并没有急着去严野的住处,而是赶到了孔桦所住的单元楼。孔军住在二层,如果凶手行凶后从窗台离开,那么一定是从二楼跳了下来,这里的房屋并不高,楼底下又是一片茂密的草丛,凶手跳下楼后便可以轻易逃脱。

  杨辰走到了草丛处,拨开草丛可以看见几个明显的脚印,看来凶手的确是从这里逃脱的,而且脚印旁边还有几个密密麻麻的圆孔。这种圆孔在严建遇害的地方也出现过,它究竟是什么呢?

  杨辰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掏出手机刚想打给张雅,手机上就显示着张雅的来电。

  杨辰,我们已经将严野送到医院了,医生说严野并没有什么大碍,随时可以出院。奇怪的是,他好像看见了犯人,却无论如何也不说出犯人是谁。张雅说。

  等下!杨辰突然明白过来,那几个最初赶到严野家中的村民们现在在哪儿?

  我们将他们接到了警局,准备录口供。

  把他们留在那里,一个都不许走,凶手很有可能就藏在他们中间!杨辰说。

  下午严建遇害的时候,凶手还在市区里,从市区赶到郊区严野的家里需要四十分钟,凶手几乎是同时与张雅出发,他没有料到警方会如此快速赶到严野的家中,于是没有顺利地杀害严野,他无法脱身,只能藏身于前往严野家中的村民里。只要仔细审查每个人的不在场证明,凶手很快就会露出马脚。

  3.真相

  张雅将几个村民的资料递给了杨辰。排除掉本村的村民外,只有三个人符合杨辰所说的条件,其中有14岁的少年陈锦,19岁在机械厂打工今日回家探亲的美美,还有59岁的下岗工人萧铁。

  这几个人里最有嫌疑的就是陈锦和萧铁,但陈锦今天一整天都泡在网吧,网吧的老板可以证实。萧铁虽然没有不在场证明,但他身患恶疾,靠轮椅行动,也不大可能犯案。

  看来我想错了,原来凶手是他。杨辰叹了一口气,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单元楼里,邻居们议论纷纷。

  你听说了吗,原来凶手是他!

  真是想不到他是这种人。

  过了一会儿,杨辰和张雅从单位楼里押着一个人走了出来,那个人,竟然是孔军的儿子孔桦!

  就在杨辰和张雅准备将杨辰押上警车的时候,一个男子从角落里走了出来说:凶手不是他。

  我当然知道,凶手不是他,我们这么做只是为了引你出来。杨辰挥了挥手,张雅解开了孔桦的手铐。

  那名男子竟然是那天晚上出现在严野家的萧铁。

  杀害我爸的凶手是他?孔桦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萧铁。

  不,他并没杀害你的父亲,不过你的父亲却是因他而死。

  严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单元楼,他看着萧铁,并没有说话,而是深深叹了-一口气。

  我一直想知道孔军临死前手上攥着的,想传递给我们信息到底是什么,但后来我明白了,他根本就不想告诉我们什么,而是想销毁什么。

  销毁?张雅看着杨辰。

  是的,他发现犯人留在屋里的证据,为了不让犯人被逮捕,只好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它撕毁,我们在炭火盆里检测出纸张燃烧的灰烬,应该就是犯人留下来的证据。所以我后来才明白,为什么严野醒来之后不肯透露犯人是谁。

  为什么?张雅忍不住问。

  因为他们都想包庇犯人。杨辰看了萧铁和严野一眼,孔军和严建是自杀,而不是他杀。

  这不可能!孔桦说。

  为了方便行动,你放弃了轮椅使用了拐杖,孔军见了你后决定自杀,并要求你从窗台外逃走,你从窗台上跳下来,却在跳下楼的过程中受了伤。

  你拼命拄着拐杖维持平衡,所以你的脚印旁才有这么多圆形小孔,那是你的拐杖留下来的痕迹。你后来用同样的手法出现在严建和严野面前,不过你来不及离开严野的家,所以露出了马脚。

  萧铁没有否认杨辰的推断,严野也陷入了沉默。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张雅问萧铁。

  我得了尘肺病,矽肺三期,我已经无药可治,只能等死了。至于你们要找的,应该是这个。萧铁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赔偿合同,是矿区工作的矿工写的。

  二十年前,孔军和严建兄弟是矿区的负责人,后来由于矿工接连染上尘肺病,为了逃避责任,孔军和严建打通关系,离开了矿区,选择了新的生活。

  可是这份合同早已经没效力了。张雅看了看合同上的日期道。

  萧铁摇了摇头:我给他们看这份合同,并且告诉他们,合同上签字的人里,只有我现在还活着,我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让他们也尝尝无法呼吸的感觉。

  杨辰叹了_一口气,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孔军和严建会选择那样的方法自杀,也许他们是因为愧疚,但是,谁又为那些因为染上尘肺病,早已身埋黄土的生命负责呢?

窒息的故事:(2):

快要窒息的小和尚

有一个小和尚, 出家几年了 ,一直对禅理不得要领。 更遗憾的是,他一直未能从世俗的心理纠葛 中挣脱出来。

  有一天,他在万般无奈中去找老方丈求救,老方丈听了他的诉说后,微微一笑说, 你既然能来找我,能把心理的困惑向我诉说,就说明你的虔诚与慧性,你的悟性就差一层薄纱了,这样吧, 你回去蒙上被单睡一觉,估计就差不多了。

  就在 他刚刚入睡不久,老方丈带着几个身强体壮的和尚来到他的卧室,二话不说,就用他身上的被单把他裹了个严严实实,连鼻子和嘴都缠上了。

  他从梦中惊醒,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懵懵懂懂地只感到憋得难受,甚至要窒息了。为了活命,他使出全身力气一下就把被单给撑破了,由于用力过猛,他还一下子掉到了床下边。

  当他看到自己的卧室里,站着方丈和几个僧侣时,惊讶而困惑地对方丈说:不是您让我睡得吗? 怎么又带人来捆我?

  方丈哈哈一笑,你挺厉害的嘛, 一下就挣脱了。

  能不挣脱吗, 快憋死我了。小和尚委屈而痛苦地说。

  是啊 遭受再厉害的束缚,只要拼命的挣扎,也是能够瞬间挣脱的。老方丈意味深长地说。

  小和尚激灵一下打了个愣怔,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接着又跪下来,惊喜而感激地对老方丈说,多谢师父开恩, 弟子顿悟了

  禅悟:

  人要是感觉到憋闷,就应该拼命挣扎; 思想要是感觉到束缚,也要有意识的努力去挣脱---要有足够的勇气和力量去突破由于长期习惯而形成的强大势力。

  这种努力可以是抓住若隐若现的灵光进一步去静思,去冥想, 也可以是彻底地放下、放松和放开。

  怕的是,从小就生长于缺氧的环境而习惯于压抑局促的生活方式毫无憋气的意识,或者就算有所意识也已积习生惰,缺乏改变现状的勇气,所以说小和尚能意识到自己所受的思想束缚也算是很有慧根的了。

  而我们常人却是早已习惯于病态的思维和意识而难再有憋屈 的感觉了。这不能不说是一大悲哀。

窒息的故事:(3):

悬疑故事之致命窒息

1.命案

“爸,起床吃早餐了。”清晨,孔桦敲了敲父亲的房门,却没有回应。他试着打开门,却发现房门紧锁。靠着房门,他似乎能感觉到门缝中传出阵阵灼热的气息。

“爸!爸!”孔桦用身体拼命撞击着房门。门被撞开后,孔桦发现父亲孔军正躺在床上,面庞呈骇人的紫红色,已经死了。

警方很快到达了现场,经过调查,刑警张雅和杨辰很快有了初步的推断。房间的角落烧着炭,窗门和房门紧锁着,但警方在窗台上找到了一枚陌生人足印,放在角落的炭火盆也有被人挪动过的痕迹。

张雅推测,凶手很可能是用药物迷昏孔军,然后点燃炭火,房间内的氧气越来越少,最终导致孔军窒息身亡。

“请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孔桦跪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脸。

“杨辰,你快过来看。”张雅指了指孔军的手,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什么,法医用足了劲才掰开了他的手指。

“好像是纸片。”张雅蹲下身子仔细地查看着。

“这应该是死者留下来的信息。”杨辰看着张雅努力拼凑着残缺的纸片,纸片上并没有显示什么有用的线索。

“我们先回警局吧。”杨辰拍了拍张雅的肩膀。

两天后,警方再次接到报警电话,这次的案发地点是孔军隔壁的一栋单元楼。死者叫严建,56岁,独居。

他是在2楼被邻居发现的,案发所在的房间内摆满了木条、油漆桶和装修工具,严建躺在石灰粉里,脸呈紫红色,与孔军的死状如出一辙,都是窒息而死。

“真是太奇怪了。”法医做了初步的检查,摇了摇头。

“怎么了?”杨辰问。

“他的鼻腔和口腔里都是石灰粉,按照推断应该是吸入了大量的石灰粉导致窒息身亡,可是他的身上没有挣扎过的痕迹。怎么会有在被强行灌入石灰粉的时候不挣扎呢?”

“也许是凶手体格强壮,受害没有还手的能力。”张雅推测道。

案发现场同样检测出了数枚脚印,与在孔军卧室窗台上发现的脚印一致。通过脚印,警方计算出了凶手的身高,大概在一米八五左右,身材矮小的孔军和严建在凶手面前,的确没有还手的余地。

“咦?”杨辰蹲下身子,在脚印的附近,有几个密密麻麻的圆形印记。

“这是什么?”张雅问。

“我也不知道。也许这是凶手行凶的工具。”

杨辰请鉴定员记录了圆形印记,这才站起身来。警戒线外,站着围观的街坊邻居们,杨辰抬起头,看见了向里张望的孔桦,杨辰伸伸手,示意孔桦走到自己身边。

“你认识严建吗?”

“严建?”孔桦抬起头仔细想了想,“我跟他并不熟,只是偶尔下楼的时候会遇见他。”

“或者你的父亲认识他?”

“不,不会的。”孔桦这次回答得非常干脆,“我父亲平时只要看见有下棋,都会去凑热闹。可有一次他看见严建在小区和别下象棋,却躲得远远的。”

杨辰想了一会儿,又问:“这栋楼住的都是你父亲以前的同事吗?”

“我不清楚。”孔桦摇了摇头,“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后来我母亲去世了我就跟着父亲生活,那时候他已经分配到这个单元楼的房子了,我对我父亲的工作并不了解。”

杨辰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于是决定去问问住在孔军隔壁的几位邻居,孔军是干什么的。

几位邻居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很配合地回想了起来:“孔军和严建都曾经在我们单位工作了_一些日子,不过警官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些奇怪,按照他们的工作时间,应该分配不了这么好的房子。”

杨辰没有继续问下去,这两件案子的疑点越来越多。

根据邻居所说,孔军和严建曾经在一起工作过一段日子,为什么他们要装作互不相识?而且,孔军在进入单位之前的履历一片空白,他从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想到这里,杨辰拨打了张雅的手机:“喂,张雅,麻烦你帮调查一件事情……”


温馨提示:


本文收集了睡前故事:窒息的小故事3篇的睡前小故事,您还可以浏览 睡前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小故事 / 民间故事 / 故事会 / 成语故事 / 历史故事 / 爱情故事 /
申明:本站文章来源互联网(网站),内容仅供参考,请网友自主判断。且版权归源作者或者网站所有。

小故事     蜀ICP备2022007605号-5    https:www.csnag.com      Sitemap    Baidunews
法律声明:如有侵权,请告知网站管理员我们会在30个工作日内处理。E_mail:ybzzkj  126.com